首页 > 文艺生活 > 正文

说“借”
发布时间:2018-09-30 16:02:21 来源:红网双牌站 作者:田日曰 编辑:叶旺 更多文艺生活

说“借”

文/田日曰

  “借”字的本意,《辞海》中解释,是“暂时使用别人的物品或金钱”。因为“物品或金钱”是别人所有,允你“暂时使用”,是需要及时归还原主的,所以,又才有“有借有还,再借不难”之语。

  其实,之所以有“借”,根本的原因,是过去物质极度缺乏、财富有限,为了维持人类生存和社会运行,大家相互周转和调剂使用,使其发挥最大化效益。我以为,这这种抱团取暖的方式,恰是人类之亲善和聪明所在。是一种苦涩的温情,也是一种朴实的温情。

  小时候在老家,不管是干农活的劳动工具还是家庭日用的生活用品,自己家没有时,都时不时要开口向有那物什的人家去求借。如果碰巧人家正用着,就得继续往另外一家去借,依次还借不到,就得排队等着。借来的东西,往往十分爱惜,生怕不小心弄坏,不能“完璧归赵”,下次就不好意思再借人家的用了。向别人借的东西,更会赶工使用,以便及时归还原主,因为,也许还有另外一家,也等着借用呢。

  记得奶奶曾说过这样一句话,叫做“皇天老子也会缺个乌鸡蛋”。意思是说,谁都难以做到万事不求人。所以,在那时,相互之间借用物什,甚至借钱借米,都是很正常的事。哪怕是互相产生过一点隔阂和小矛盾的两户人家,一家主动向另一家开口求借时,总能如愿以偿。或许,正好从此开始,两家人的隔阂就会渐次消除和淡忘。如果,某一户人家,家里条件较好,工具和日用品置办得很齐备,而乡里乡亲却都不太愿意上门求借,说明这户人家不会待人接物,人缘不好,也是一件不太光彩的事情。

  乡亲们相互之间借东西,让我记忆最深的是办红白喜事时的那种情形。

  那时,在故乡,谁家娶亲嫁女,或者老人过世办丧,都是要办酒的。办酒的规模,与经济状况和谁家三姑六舅八大姨之类的多少都有关。但不管怎样,全村的男女老少都会去,俗称“bei火吃饭”,意思就是全村的每一户人家都不用生火做饭,都去到办红白喜事的那户人家去帮忙做事,在那吃饭,直到事情办妥。具体谁去帮着做什么,一概听从帮户主家主事的人安排。其实,一个村上的人,谁有什么特长,谁有多大气力,谁更适合做什么,互相都知根知底,安排起来往往都会得心应手。而且,大家都会主动把事情当成分内之事去做,不分什么轻重脏累。我们一班小孩子的事,就是按照大人的分工,去到各家各户去借桌椅板凳和碗筷酒壶酒杯之类。各家各户的桌椅板凳下面都用不同颜色的油漆写上了自家的名字,菜碗饭碗和酒壶酒杯的底部也都用钢锥刻上了自己名字中的某一个字,算是做上了记号,以免与别人家的混淆不清。这摆明了就是等着别人家来借用的呀,谁家没有个大事小事呢?

  红白喜事办妥了之后,原来分工负责借东西的人,还会继续负责如数搬上借来的东西归还回去。碗筷和酒杯都是易损物品,数量少了的话,主人家会主动买回新的补齐,谁也不会有什么怨言。

  还有一件让我不能忘却的事,是乡亲们互相借猪肉。那时,大家日子都过得很拮据,一年到头难得吃上几餐肉。谁家的猪养大了,可以宰杀了,别的人家会上门去借一两斤回来,让家里的老人孩子开开荤,改善改善一下生活。谁家借了几斤、借的大致是什么部位的猪肉,都会在一个本子上或者主人家房子的木板墙壁上做好标记。待求借的这户人家也宰杀肥猪时,他会主动砍下等量同样部位的猪肉还回去。这样的习俗,是一种不成文的规矩。“做人诚信为本”,这是家里的长辈经常对我们说起过的话,同时,也在这一借一还之类平平常常的事情中,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后生晚辈,一代一代往下传。

  可是,曾几何时,这种淳朴和可信的美好,被渐渐地打破了。借好还次,甚至借了不还,冷漠、算计,甚至“老赖”,让本来心存美好的人慢慢心凉了。真心冀望,人与人之间的善待和互信,能早日回归,让我们重新找回儿时温情的记忆。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