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生活 > 正文

水塘栖息
发布时间:2018-09-04 17:05:28 来源:红网双牌站 作者:杨祖峰 编辑:spnews 更多文艺生活

  磨子岭的山巅上,没有树木,只有细细短短的青草和一丛一丛的大叶蛇泡簕,或大或小的灰色石块星罗棋布,显示出亘古风化的面目。山顶一侧,竟有一汪水塘,面积不过半亩,却赋予这粗砺荒野以波光潋滟的温柔。

  某一日野营于斯。趁月色皎洁,我四处漫步,无拘无束,仿佛阿姆斯特朗踏上月球表面。走到水塘上方的山坡上驻足,向下看,月光笼罩着的水面神秘又安静,泛着半透明的光和水气。拣一块石头坐下来,就看着这水塘发呆,仿佛自己也成了一块石头。不需开口,脚下的青草和泥土,它们低声诉说着与水塘千丝万缕的因果。多少次,雨水从草尖上落入土壤,浸润着,延绵着,合成一股细流,汇入这低洼处。无根之水难以涵养,山神就伸出一双大手,小心翼翼的聚拢起来,不舍细流,就成了水塘。

  这水塘的存在不知多少年了,里面不知有多少生物呢?发光的,游动的,单细胞,多细胞,有蜻蜓来点水产卵,也有孑孓破蛹羽化飞去。山里的农家过了春耕,就把牛赶到山上吃草,一放就是几个月,也无需人来管束,这水塘就成了牛的浴场。饱食青草的水牛,耐不住阳光炙热,便轰隆隆下到塘里,激起层层浊浪,只露出弯弯的两支大角。

  水塘下方的山林在月色里黑黢黢地,再远些,可看到星星点点的灯火。山脚下的农村此刻准备歇息,远方的城镇入眠尚早。当人们从生活中抬头,偶尔望向这一片大山时,可知道有一方水塘栖息在高山顶上?但所谓“心外无物”,水塘对于遥远的人们来说或许是不须有的存在。只有飞过的候鸟知道水塘,只有路过的青牛知道水塘,只有水中无数的微小生物知道,这里就是它们历劫的宇宙洪荒

热点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