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生活 > 正文

有庳国里说象王
发布时间:2018-05-21 14:51:08 来源:红网双牌站 作者:田日曰 编辑:spnews 更多文艺生活

有庳国里说象王
  明道州太守王会有诗《过庳亭》云:“有庳数千载,人犹说象王。江村存庙貌,野老共烝尝。傲德应非古,神明合有常。绾符淹旧国,瞻拜几徜徉。”这诗里所说的“有庳”是指古道州北、古有庳亭所在地今双牌县江村镇一带(今常以“有庳故国”代称双牌);“象王”指的是远古时中华文明始祖之一的虞舜(舜帝)的弟弟象。
 
  要说起象,必先说到舜。
 
  舜帝是中华民族由五帝(黄帝、颛顼、帝喾、尧帝、舜帝并称五帝)时代向夏商周三代过渡的历史转折时期的一位圣君,以贤德孝行著称。《尚书·舜典》有载:“德自舜明”。
 
  他力行教化。传说,舜帝也是凡人出生。他本姓姚,名重华,字都君,约公元前2277年生于诸冯姚墟(一说在今山东诸城市万家庄诸冯,一说在山西运城永济市的诸冯),约公元前2178年卒于零陵(今永州)。他幼年丧母,父亲顽劣,后母愚昧,与其同父异母的弟弟象则凶傲不羁。他和弟弟象都曾拜尧为师,但象为谋帝位,屡与母设计害舜。尧禅让帝位于舜后,舜对父亲和后母却依然恭顺有加,力尽孝道,以德报怨;对弟弟象不计前嫌,宽以为怀,在完成继续向南扩疆后(原来领地最南端在长沙国),封象为侯掌管南方,到“有庳”做王。舜的仁孝之举感化了全家,营造出了和睦的家庭氛围。
 
  他推重德政。他常常躬身南巡,视察水旱灾情,踏循尧的足迹访贫问苦(故在今双牌江村镇境内有村庄叫“访尧村”)、普渡万民,同时,也为兄弟之情,顺道探望,以示关怀。他“南巡狩,崩于苍梧之野,葬于九疑(故才有今日零陵之地名)”。他跋涉苍梧,及后来“葬于九疑”,两个爱妃(尧的两个女儿娥皇和女英)万里寻夫,泪撒斑竹,一路都是朔湘江、潇水而上;诸多有关舜帝仁孝为家、德圣为民的故事和传说,至今仍在湘江、潇水流域和九疑山、阳明山、舜皇山一带民间广为流传。潇水河因此又叫舜德河,双牌上梧江瑶族乡境内、潇水河畔的一个岩洞还被称作舜德岩。
 
  他垂率和谐。《韩非子“难一》和《墨子”尚贤下》有载:“历代之农者侵畔,舜往耕焉,期年,圳亩正;雷泽之渔者争坻,舜往渔焉,期年而让长。”“某时者舜耕于历山,陶于河滨,渔于雷泽,贩于常阳。”意思是说,舜耕历山、渔雷泽之前,那两个地方的百姓,曾为一己私利争夺农田和渔场,造成了社会的不安定。舜于是耕历山、渔雷泽,在那里以身作则,把方便让给别人,把困难留给自己。他助人为乐,耕于历山时,把肥沃的土地让给了别人;渔于雷泽时,也是把经营好了的渔场让给他人。在其德行感召下,人们纷纷效仿,都以诚信为本,把肥沃土地和上好的渔场让人。礼让因而蔚然成风。
 
  舜帝在位39年,开创了政治清明、百业兴旺、千邦合和的太平盛世,晚年,又将帝位禅让给杀父仇人的儿子禹,足见其圣明伟大。
 
  现在再来说象。
 
  史载,象治政“有庳”,诚服于舜的宽仁,从此感恩悔过,勤政为民,同样也为当地百姓做了许许多多的好事。当地过去有“象王庙”,又称象祠,并保存有一石碑,碑上镌刻有“有庳古封”四字。《孟子》也载有“封之有鼻(庳)”。清代董廷恩《春陵道中》一诗写到:“左右山联脉,群蜂若列营,南巡虞帝迹,有庳古封城。”其记叙的便是这段历史。
 
  象因为年轻时做了诸多恶事,被正史、野史以及文人墨客们的传记、文集描写成了消极负面的形象。但事实上,他被封派南方后,在有庳国里有十分良好的政声,大受拥戴。去世后,老百姓还在潇水河边建了一座象王庙祭祀他。恰如前面所引古诗所言:“江村存庙貌,野老共烝尝”。唐元和年间(一说元和七年,一说元和九年),薛伯高任道州刺史时,拆除了象王庙,还邀请被贬为永州司马、同为河东(今山西永济)老乡的柳宗元写了篇《道州毁鼻亭神记》,中有“撤其屋,墟其地,沉其主于江”句。颇有意思的是,明朝天启六年,当地百姓又复修了象王庙。道州知州李嵊慈在《重修象王庙序》曰:“有庳之有象祠也,奉祀久矣。”去往当地踏访,得当地长者带路指证,告知我,古象王庙原就坐落在“江村八景”之一的一个被叫作“仙人墩”的石山脚下,修建双牌水库关闸蓄水后,古庙的遗址已经被淹没在潇水河底。
 
  象,不仅在自己的封地受到拥戴,死后受人祭祀,而且远离有庳千里之遥的贵州灵鹫山和博南山地区也有象的祠庙。据说,住在那里的苗民,大多是从有庳迁居过去的(尧帝的长子丹朱不满父亲禅让帝位于舜,联合南方三苗起乱,被舜派禹平息。象封有庳后,既有效地强化了治理,更把黄河流域中原地区先进的农耕文化和道德文明传带过来,惠政于民,极大地促进了南方地区生产开发和社会进步。同时,实施移民政策,迁民至贵州、甘肃,分田山地土予军垦民耕,百姓虽远迁而不忘恩。有《史记卷一·五帝本纪第一》记载为证:“三苗在江淮、荆州数为乱,于是舜归而言于帝,请流共工于幽陵,以变北狄;放欢兜于崇山,以变南蛮;迁三苗于三卫,以变西戎”),迁民和随迁护卫的军士留居下来后,代代相传,一直沿袭有祭象的风俗。在薛伯高毁有庳亭七百年后,贵州水西土司安贵荣顺应苗民的请求修缮象祠,也盛邀贬谪于此的余姚人王守仁(字伯安,号阳明子,又名王阳明)写了篇《象祠记》,其中就有“唐人之毁之也,据象之始也;今之诸夷之奉之也,承象之终也”的话。象,曾为“浪子”不假,但有道是,“浪子回头金不换”。百姓不惧官府毁祠,千百年来始终把他当神来祭祀,正好说明一个亘古不变的道理:百姓心中终究还是自有杆秤的。
 
  极具意味的是,舜和象生于诸冯、避丹朱之乱而迁会稽上虞(故舜帝又称虞舜),而上虞与余姚近若咫尺,大致是可以算得上一个地方的。舜、象与薛伯高、柳宗元有永济之缘,舜、象与王阳明有上虞余姚之缘,所以,他们其实都“熟悉”得很呐,是老乡呢。所以,《道州毁鼻亭神记》也好,《象祠记》也罢,讲他们是自说自话,也不算为过的嘞。
 
  象的功劳,还在他在加强南方蛮族同中原民族的交往特别是语言交流上作出了很大的贡献。华夏大地在秦王朝完成统一大业之前,没有统一的语言和文字,各地方与地方之间方言互不相通,交流受限;帝皇的统治政令,需要相邻地区的官员依次翻译、接力传递。而这样的口口相传,难免谬误百生,贻误大事。据《礼记·王制》载:“中国(国之中心,专指中原)、夷、蛮、戎、狄,五方之民,言语不通,嗜欲不同。达其志,通其欲:东方曰寄,南方曰象,西方曰狄鞮,北方曰译。”“寄”“象”“狄鞮”“译”就分别是负责翻译东、南、西、北四方民族语言的翻译官名。象封于有庳后,由于他精通南方方言,自然而然他又成了以一当十的翻译。所以,夏商周时期把专施中原跟南方民族交流的使者称为“象”,正缘于此。
 
  象还在同南方蛮族的交往中,悟得了和平共处之道。他用横着九杠、竖着九杠,代表九州,中间是江河为界,代表天下分治之大势,以之组合成一棋场:虞舜代表华夏与东夷与有苗氏的三苗对决,“将”在帐中运筹帷幄不动;“仕”护卫将;舜曾用象耕种,所以“象”只能走“田”;“马”只能在白天走,所以走“日”;“车”则可以纵横,“兵(卒)”只能向前。游戏规则经过不断地完善,慢慢地,一种新的棋类游戏诞生了。玩者既可满足休闲娱乐所需,又能在方寸之间历练斗智斗勇,怡情益智。更具特殊意义的是,受舜帝和象王自己后半生“仁和”思想的启迪,象特意在游戏设计了“和局”的规则,意在劝民以和为贵、和平共处。据考究,象棋竟然是中国乃至世界棋牌游戏中唯一有“和局”的。它之所以最终被叫作“象棋”,就因为是象在有庳国萌生灵感而发明的一种棋局。
 
  历十余年,读传记、查史志、翻文集、访乡野,今倚案品茶,掩卷而思,原来,有“有庳故国”之称的双牌,是尧留下了足迹的地方,是舜访尧南巡、仁爱百姓留下佳话较多的地方,也是象的封地治所和他建功立业的成名之地;双牌虽县小治史短,但历史源脉长。尤因是象棋发源地,窃以为,说她是“和文化”发源地,自是理所当然。(2005年9月初稿,原题《舜帝仁德》,数易稿,2018年5月定稿)
 
  (注:“蛮族”、“南蛮”等均为旧时带有歧视性的一种称谓,现已摒弃。)
 
热点排行